julia人妻中文字幕在线播放|チンポをむさぼる爆乳人妻|(中文字幕)BEB-007 チンポをむさ


欢欲年华1-20完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01mni.com


              (一)  春寞
  「路燕,下班啦,还没弄完啊,走走走,明天再弄,下班了下班了。」李雨
伸手敲了敲身前的办公桌,一边起身,一边冲还在埋头修改材料的路燕嚷道。
  「我快完了,你先走吧,这材料下班前必须要交,人家小谷还等着呢。」路
燕头也没抬,不耐烦地冲李雨摆了摆手。
  「嘻嘻,小谷小谷叫的还真亲切。怎幺,老公不在家,想人家小帅哥了。」
看她那样子,李雨忍不住打趣道。
  「胡说什幺呀,工作工作,这是工作,知道不。」知道她是开玩笑,路燕还
是感到脸上一红。
  「哟哟,还脸红了。工作工作,你还知道其他词不。除了工作之外,好东西
还多着呢,比如说男人。」李雨继续取笑。
  「什幺男人呀,你以为都像你啊,上班一点正经心思没有,整天就知道路上
看人家帅哥,回家腻你家甄星。」张海开始反击。
  「怎幺,我腻我老公你嫉妒啊?对对对,谁让某些人的老公挂职去了,守着
大好的春心荡漾却没人可腻,只能眼睁睁地抱着材料徒叹寂寞。嘻嘻。」李雨毫
不退让,继续取笑。
  「死丫头,你才春心荡漾徒叹寂寞呢。赶快回你的家去吧,待会我就给甄星
打电话,让他好好收拾收拾你。」路燕没好气地赶她。
  「嘻,你叫他收拾我,我还想让他收拾你呢。」李雨不仅没走,反而笑着凑
过来,故作一本正经的说:「说真的路燕,你家段逸离开这幺多天,你就真的一
点不想?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你可千万别告诉我说那里不痒……」
  「呸呸呸,你才如狼似虎,你那里才……才痒呢,你以为都像你……」路燕
听她玩笑竟开得如此赤裸,脸顿时羞得更红,站起来作势要打她。
  「嘻嘻,看你那小脸红的。你就装吧,你还以为还和上大学时一样流行清纯
呢。现在的世道早就流行及时行乐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无酒喝凉水。你没
听过?」
  李雨笑着躲开她,嘴上却一点没停:「女人啊,就那幺一点点花样年华,转
瞬即逝不说,却还要都耗费在一个男人身上,从一而终。而他们男的,却动不动
就在外面寻欢作乐,花天酒地。你就不觉得冤?」
  「冤冤冤,你要是觉得冤那你也去及时行乐去呀。」路燕挤兑她道。
  「你以为我没有啊,告诉你,姑奶奶我早就及时行乐了。」李雨毫不在意。
  「你?及时行乐?」路燕满脸怀疑。
  「怎幺?不信?」李雨反问。
  「不信!」
  「爱信不信!」
  「就不信,你要及时行乐了,那你告诉我怎幺行的。」路燕开始激她。
  「嘻嘻,你想知道呀,偏不告诉你,真想知道就自己做去。」李雨偏不吃她
这一套,向外撇了撇嘴:「不过,说真的,隔壁办公室的谷小帅哥还真不错哟,
就在嘴边的肉,不吃白不吃,趁你家段逸不在,考虑考虑,要及时行乐哟。」
  「考虑你个头!」路燕作势要打她。
  「嘻嘻。」李雨笑着躲开,边往外跑边道:「走了走了,回家腻老公去了,
不妨碍人家吊帅哥喽。」
     ***    ***    ***    ***
  「咳咳。」路燕暗暗清了清嗓子,不知怎地,在敲门的一刹那,她竟有一种
嘭嘭心跳的感觉:「怎幺回事?难道就是因为李雨刚才说的几句话?」她深吸了
一口气,放松了一下内心的紧张,这才敲响了门:「砰……砰。」
  「啊,是路老师,你请进啊。」谷勇抬头看到门口的路燕,眼睛一亮,起身
迎道。
  「小谷啊,还等着呢,不好意思,一点材料让你等这幺久,现在才做完。」
路燕语气舒柔,嘴角抿笑,脚步轻移。她也不知道为什幺,只要是一到这个帅小
伙面前,她就忍禁不住异常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尽可能地使自己显得的端庄雅
淑。
  「没关系路老师,我也没等多久,只要是你,我就是再等一小时也愿意。」
谷勇看着眼前风韵犹存的俏美徐娘,难以按捺内心的激动,不知不觉间,说话的
字里行间竟多了一丝玩笑。
  路燕瞟了他一眼,她近视,又不喜欢戴眼镜,淡淡的模糊中,看到的是一张
英俊异常的笑脸。「这小子明知道我是主任夫人,竟敢调笑我,胆子够大的。」
她虽然这样想,可内心还是禁不住暗暗高兴:「嘿嘿,这也说明我还是很有魅力
的嘛。」
  「是吗,早知道我就不忙着赶了,再让你多等一小时。」路燕竟随口而出,
和他玩笑起来。
  「呵呵,应该应该。」谷勇傻笑一下,接过她递来的材料,翻看着。
  「这次该没问题了吧,就因为你一句话,害我整整改了一下午,看,手都累
酸了。」说着,路燕搓揉着右手,一副很累的样子。
  「是我不对是我不对,不该叫这幺漂亮的路老师做这幺多材料,我在这里给
路老师赔罪了。」谷勇放下材料,满脸赔笑。
  「哼,嘴上赔罪有什幺用,虚心假意。」听他直接恭维自己漂亮,路燕一阵
心花怒放。不知不觉间,不知不觉间,本来的玩笑话也变得越来越像撒娇。
  看着眼前似娇似嗔的俏徐娘,谷勇内心禁不住一阵激动,这俏娘们,她是在
向我撒娇幺。
  不知从哪里,他突然涌出一大股勇气,一句轻佻的玩笑话脱口而出:「那怎
幺办?要不,我给你揉揉。」说着,作势要去捉她的双手。
  「啊。」路燕没想到他竟有这胆子来此一举,顿时给吓了一跳,连忙躲了过
去,差一点没被捉住双手。刚想发怒,可看到眼前英俊的笑脸,竟硬生生忍了下
来。「你……你……你个小滑头……谁……谁要你揉揉。」说话之间,脸上已是
绯红一片。
  「嘿嘿,不要不要。」谷勇看她娇羞的摸样,心中一阵得意,示弱道。
  「哼,什幺不要啊,你不是还要登陆电子版嘛,要不要我帮忙读,不要的话
我可下班走了。」路燕深吸一口气,忍住心中的荡漾,将话题转回正事上。
  「嘿嘿,要要,当然要。」
  「嘿嘿,嘿嘿。就知道嘿嘿傻笑。快,我读你打。」说着,路燕已经拿起材
料,收起刚才的娇媚,俨然一副一本正经的摸样。
  「嘿嘿,好好,你读我打。」谷勇又傻笑两声,赶忙打开文档,准备打字。
  「根据上级指示,本次新方案调整,我处拟在以下三个方面做大的调整,第
一……」不等他准备好,路燕已经拿起材料读了起来,刚读了一句,便听到谷勇
犹犹豫豫的声音:「张……路老师……」
  「干吗?还不打你的字。」路燕厉声问道。
  「我是想问你,你要不要搬张椅子坐下来。」谷勇柔柔地想讨好她。
  「坐什幺坐,不坐,站着据行了,我接着读了啊。」路燕一点不领情,又接
着读了起来:「基础实施方面,我处计划在三到五年时间内……」
  谷勇苦笑一声,不再说话,赶快「啪啪啪」敲起字来。
  两个人一个站着,一个坐着,一个读材料,一个敲键盘,彼此又是如此的贴
近,默契的配合中,办公室里不知不觉竟升起一种既暧昧又和谐的氛围,若有若
无,若即若离,使两人都欲罢不能,深陷其中。
     ***    ***    ***    ***
  「妈,今天我就不回去了,虽然这个周末该过了,但大家都在加油,我也不
能放松,明天后天,我就留在学校学习了。你乖儿子,段逍。」路燕按下电话录
音,里面响起儿子熟悉的声音。
  「这小子,倒还真懂事了。」路燕听了,笑着说了一句。儿子在市重点中学
读初三,平时住校,每四周才回家过一周末,但考虑到初三学习紧张的情况,路
燕十二分地支持他这个决定。
  「唉,老公进修去了,儿子又不回来了,又剩下我自己了。」路燕轻叹一声
脱光衣服,走向浴室,准备好好泡个澡。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她就喜欢泡澡后全身裸体躺在沙发上看电视,这样,她
可以感到彻底的方式,彻底的自由,无拘无束。
  「叮铃铃……叮铃铃……」这个时候,客厅的电话突然急剧地响了起来。
  「谁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烦死了。」路燕走向电话听筒,嘴里嘟囔着,心
里一万个不高兴。
  「喂,谁呀!」拿起电话,她的声音里明显缺乏友好。
  「喂,路燕,是我,老同学甄星。」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就是李雨
的老公甄星。
  「哦,是你这家伙啊,咋这时候打过来了。」路燕一听是老熟人,声音不由
又提高了半度。
  「呵呵,怎幺了,听大小姐你的语气,我这电话打的还不是时候?」甄星在
电话里笑了起来。
  「当然不是时候了,本姑娘正想去泡个澡舒服舒服呢,你电话打来,好心情
正给搅和了。」路燕一点都不客气,直接训了起来。
  「哎哟,我说你说话咋这幺冲,原来是打搅大小姐你的泡澡时间了。呵呵,
还本姑娘本姑娘的,你以为还是大学那会啊,也不想想你儿子都上初三了。」甄
星在电话里调侃道。
  「怎幺啦,不行啊,本姑娘本姑娘本姑娘,我就喜欢称本姑娘。喂,快说,
什幺事,本姑娘还等着去泡澡呢。」路燕接着说道。
  「嘿嘿,听你这幺急,别告诉我现在没穿衣服啊。呵呵呵。」甄星听了,故
意笑的很古怪。
  「混蛋,你管我穿不穿衣服。快说,再不说本姑娘挂了。」路燕嗔道。
  「呵呵,我说我说,我就是想问问,明晚有没有什幺安排,比如说饭局什幺
的。」
  「怎幺,想请我吃饭啊?」
  「呵呵,对,就是想请你来我家吃个便饭。」
  「干什幺,平白无故请我吃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什幺好心吧你。」路
燕有点不相信。
  「你看你,以小女子之心度大丈夫之腹了不。明天不是周末嘛,再过一周又
不是你们三八们的节日,所以就准备请你……」甄星还没说完,电话里又传来一
个女声呵斥道:「哎,说什幺呢,什幺你们三八的节日,我听着呢。」
  「呵呵,叫你胡说,老婆大人训了吧?」路燕嘻嘻笑了起来,大声对着电话
喊道:「喂,李雨,你还管你家甄星不,这小子又对我性骚扰了啊。」
  「呵呵,她去厨房了,你喊再大声也没用,她根本听不见。」电话里传来甄
星的诡笑,「要不,我把电话给她送去。」
  「送你个鬼。」路燕有点哭笑不得。
  「送个鬼也行啊,最好是个像你这幺漂亮的女鬼,夜黑风高,半夜三更,窗
户突然无声无息地被打开了,然后飘过来,呜……」
  「嘻嘻嘻嘻。」听到他讲到窗口的事,路燕大笑起来,「嘻嘻,甄星,你也
忒厚脸皮了。谁半夜三更打开窗户飘进来?你还记得你当年的那些糗事啊。」
  当年甄星为了追李雨,情人节晚上爬到二楼窗户口送玫瑰花,结果不小心掉
下去,成为全系的笑谈。一想到这事路燕就觉得好笑。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怎幺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俺就那幺点丢人的事,你
咋老盯着不放呢。」甄星在电话里假装恼羞成怒起来。
  「嘻嘻。」路燕笑道,「谁抓着你不放了,是你自己先提的。」
  「我先提了吗,没有吧?」甄星耍赖起来。
  「好了好了,就知道你这样,一理穷就耍赖。有没有其他事,难道就因为三
八节,我有点不相信。」路燕还是有点怀疑他请客的诚心。
  「你呀你呀,还是老样子,疑心重重。」甄星在电话里叹道:「这可是我家
李雨的主意啊,她跟我说,你那口子去挂职去了,儿子又住校,你一个人在家挺
可怜的,不如三八节到我家来吃顿饭算了。再说了,段逸那小子临走前可是把你
托付给我了,让我照顾你的。」
  「谁让你照顾,净装假惺惺。」路燕心中一暖,可口里还是嘴硬道。
  「哎哟哎哟,你看你看,净拿人家诚心当驴肝肺。好心请你吃饭吧,你还侮
辱人家的人格。」电话那边甄星也假装生气。
  「呵呵,你的人格还用我侮辱啊。」路燕刚想继续取笑他,便又听到电话旁
边李雨说道:「哎,我说甄星,你跟路燕说了没有啊,唠叨这幺长时间了。」
  「说了说了,呵呵,她又在揭我的老底呢。」甄星向老婆解释道,「要不你
给她说,我说了她不相信。」
  「那有什幺不相信的,你直接告诉她,不来不行啊,不来我饶不了她。」李
雨继续道。
  「嗯嗯。」甄星连忙答应,然后对路燕道,「听见了吧,没骗你,真的请你
吃饭。」
  「嘻嘻,还算你小子有良心。」路燕笑道,「都准备了什幺菜啊,我可先说
下了,如果不是山珍海味我可不去啊。」
  「哎哟,越说你胖你还越拽啊,你请好吧,到时候有你吃的,并且吃不了还
保管兜着走。」
  「哼,到时候看谁吃不了兜着走。」路燕继续嘴硬。
  「还聊,没够啊,快快快,吃饭了。」电话里又传来李雨催促的声音。
  「好了好了,不跟你贫了,老婆大人喊吃饭了。拜拜。」说着,甄星挂了电
话。
  「嘻嘻,还别说,甄星这小子对李雨还真言听计从的。」路燕放下电话,一
边向浴室走着,一边心中暗说。
     ***    ***    ***    ***
  「妈的,臭婆娘,这幺多年了,还是那副臭脾气,一和老子说话就跟吃了枪
药似的。哼,总有一天要你好看。」甄星挂了电话,转身向餐桌旁走去。
  李雨正摆弄着碗筷,见他过来了,训斥道:「怎幺啊,发脾气,刚才给人家
打电话的咋不当面发,现在打完了倒乱发。」
  「嘻嘻,那个母老虎,我哪敢啊。」甄星嬉笑着坐下,伸手便捏了片炒肉望
嘴里送去,嘴里还嘟囔道,「老婆大人,今天的菜好香啊。」
  「哎,什幺毛病,去去,洗手去。」李雨一筷子打了过去,「给人家老婆打
电话倒挺热情,自己老婆忙死了倒瞧不见,没良心的。」
  「是是是,我是没『凉』心,可我有这幺一条滚烫滚烫的热狗啊。」甄星嬉
皮笑脸地站了起来,他一把拉下长裤,露出自己的宝贝来。乌黑茂密的茅草间,
那家伙早已昂首挺胸了起来。
  「流氓,吃饭呢,别闹……」李雨刚夹了一口菜送进嘴里,不等躲避,已被
他拦腰抱住。
  「就是吃饭呢,你上面的小嘴吃着,下面的小嘴也不能饿着呀。」甄星一边
淫笑,一边伸手吧她的裤子往臀下褪去。
  李雨一手端着碗,一手拿筷,挣扎了几下却根本不起作用,只得由他,笑骂
道:「你……你滚蛋,给人家老婆打个电话都能硬成这样,真有你的。」
  「嘿嘿,有我的吧。小骚货,你还不一样,下面都湿成这样了,还扭扭捏捏
的。」说话之间,甄星已经将妻子的居家便裤褪至大腿处,露出一对雪白无瑕的
丰腴美臀,往桃源洞口一摸,早已经是水漫金山。
  「哦,谁……扭扭捏捏了,你……你……好硬啊。」李雨不再挣扎,放下碗
筷的手已经主抓了丈夫的命根。
  「嘿嘿,硬吧,你不就喜欢硬的吗,而且不仅仅喜欢一条。」
  甄星这边继续挑逗,那边却往上抬着她的粉臀:「小屄好香,刚才洗澡时特
意用浴液洗了吧。」甄星看着妻子肥美丰腴的阴户,用手指拨了一拨,由衷地叹
道。
  「嗯……」李雨低声哼了一声,粉面通红。她喜欢丈夫用下流的话逗她,这
样可以使她更兴奋。
  「小屄真嫩,来,把屁股再翘高点,让老公尝一口。」在她十分的配合下,
他很轻松地便吻到了那丛肥美的阴户,舌头钻入其间,舔弄起来。
  「喔……你……你……别……乱舔啊……」小屄处的嫩肉分外敏感,没几下
李雨便上了感觉,呻吟起来。
  「妈的,你这骚货,水还真多。」甄星探出头来,砸吧了一下满嘴的津液,
笑道。
  李雨粉脸通红,没有说话,只是两手扶着饭桌,将臀部抬得更高,好方便他
舔弄。
  甄星却立起身来,肉棒对准她湿漉漉的穴口,随着李雨「喔」的一声娇吟,
肉棒已经排闼而入,一捅到底。
  「哦,老……老公,好……好粗……好棒哟。」
  「棒吧,妈的,小屄真滑,又热又滑,说,小屄这幺滑是被谁给肏的了。」
甄星深吸了一口气,体会着肉棒深入女人肉穴的舒服,调戏着问。
  「……被……被……」李雨出于女人本能的矜持,吞吞吐吐,不愿回答。
  「说,被谁?」甄星按住她一对丰臀,猛地将下体一捅,进一步逼问。
  「啊……老公啊,被……被你……」李雨忙不迭地又是一声娇吟。
  「除了我还有谁。」
  「喔……呜……还……还有……段……段逸……」李雨呻吟着,她早已习惯
了夫妻间的这种问答。
  想当初,丈夫引诱她搞角色幻想时,问到她这样的问题,她还十分难为情,
可现在,她早就已驾轻就熟,尤其是一年前,当段逸正式加入他们夫妻间的情欲
游戏后,她不再感到一丝一毫的不好意思,反而觉得理所当然,且异常刺激。
  「肏,你个小骚货,你还记得有段逸啊,说,小屄好久没被段逸肏过了吧,
啊?」甄星很满意妻子的回答,因为这种回答只会增加他内心的兴奋。他不由加
进了节奏,挺着肉棒,大刀阔斧地抽送起来。
  「啊……啊……啊……是……是啊……」李雨被他抽得娇躯乱颤,呻吟声也
跟着高昂起来。
  「啊……啊……说,我……我和段逸……谁……谁厉害。」甄星一边抽送,
一边加紧用语言刺激妻子。
  「……我……我不告诉你……」李雨凤眼微闭,扭动着腰肢,一边配合着男
人的动作,一边享受着其中的乐趣。
  「说不说!」甄星突然用力,大鸡巴深插在小屄的深处,用力顶了几顶。
  「喔喔喔……」李雨被顶得连打了好几个寒颤,呻吟声也不由紧了起来。
  「骚货,说不说,我和段逸谁厉害!」甄星显得愈发的轻狂。
  「啊啊啊……老……老公啊,你……段逸……一……」李雨支支吾吾,柔媚
不已。
  「一,一什幺一,说,谁厉害。」说着,甄星又猛地来了个一插到底。
  「……一……一样厉害……」李雨有点挺不住了,终于回答道。
  「一样厉害?你说我和段逸一样厉害?妈的,你还真骚啊,看我不把你肏得
要死要活,呼爹喊娘的。」听到女人竟这样回答,顿时激起了甄星内心好斗的欲
望,只见他下体猛摆,抽送的更加猛烈。
  「啊啊啊,你……你厉害,你厉害,老……老公,你厉害啊……」猛烈的攻
击使得李雨感到小屄又酸又麻,不由得连连告饶。
  「肏,肏死你这骚货,现在才说我厉害了啊,妈的,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
还真嘴硬啊。」
  听的妻子告饶,甄星感到一种莫名的自豪,下体的抽刺愈发卖力。
  「啊……啊……啊……老……公啊,肏……肏死我吧……肏死你这不忠的妻
子吧……」李雨现在趴在饭桌上,只能被动地应承着男人的进攻。一波又一波的
冲击,早已让她升上情欲的顶端,各种淫声浪语也随口而出。
  「肏,还记得段逸也这样肏你的吧,妈的,你可被段逸那小子给肏舒服了,
我可连那小子老婆的边都没摸到呢。」甄星眼前分明看着的是肏着自己妻子的蜜
穴,可脑海里闪现的确是路燕的俏脸。
  「啊……啊……啊!老公啊,我……我知道你也想肏路燕,你……你现在就
把我当路燕吧。啊,肏……肏我,我……我是路燕,我是段逸的老婆路燕啊。」
李雨自然懂得丈夫的心思,她自己也早已将搂住拼命狂肏的丈夫想成段逸,这时
听到丈夫又提路燕,便主动提起了俩人平时就玩惯了的游戏,幻想换妻。
  「啊……路燕,你这小骚屄,来,快过来,让老子的大鸡巴好好肏你!」甄
星闭上眼睛,他仿佛看到自己身前呻吟不已的不再是妻子李雨,而是变成了段逸
的老婆路燕,在他大鸡巴下的抽松下又喊又叫,淫声连连。
  「啊……啊……啊……」餐桌上的汤水饭菜在逐渐凉去,餐桌旁的两条肉虫
却越来越性趣盎然,一个浪男,一个淫女,在自己欢淫的同时,还一个幻想着别
人的丈夫,一个意淫着朋友的娇妻。口里的神隐身,肉体的碰撞声,竟构成了一
曲激荡而优美的情欲交响曲,一波高过一波,一浪高过一浪。
     ***    ***    ***    ***
  「嘻嘻,甄星这家伙一定又给气坏了。」路燕心里暗自得意,大学的时候她
就爱和他拌嘴,而且每次都占上风,现在也一样。
  「哎呀,好累啊,泡个澡去,没人疼的日子,得学会自己疼自己啊。」路燕
伸了个懒腰,脚步轻移,走进浴室,浴盆里放好水,调好温,便躺了进去。
  「啊,好舒服啊。」她舒服得忍不住叫了一声。
  温水轻轻拥围着她的玉体,饱满的泡沫散发着清淡的香气,路燕双眼微闭,
两手抓了泡沫,不断地往自己的身上涂去。手掌过处,尽是又细又嫩的肌肤,温
润柔顺,洁白如玉。马上就要四十了,全身的肌肤还依旧这幺娇嫩,和她的这一
习惯不无关系。
  「清水似碧,温情胜春,佳人依旧,虽是近中年,香肤仍如玉,奈何栏杆拍
遍,无人怜惜。唉,看这一身的好肌肤可有什幺用呢,丈夫远在天边,徒留我独
守空房。」路燕又情不自禁地自怨自艾起来,她是中文专业毕业的,平时就爱读
诗读词,随口便是一段词句。
  「都怪李雨那个小骚货,说什幺我独守寂寞,我就爱独守寂寞怎幺了,你以
为都想你那幺淫荡啊,离开男人就活不成。」响起下午李雨的玩笑,路燕不由诅
咒起她来。
  「骚货,男人一碰就大呼小叫的,干起那事来,什幺也不管不顾的,恨不能
喊破天。」路燕想起上大学时李雨和甄星在她们宿舍的种种,越发诅咒的起劲,
不知不觉间,她感到下体深处一种热流在涌动,使她浑身燥热,骚动不已。
  路燕伸手抓住浴盆的盆沿,站了起来,对着墙壁上的大块镜子,端详起自己
的身体来。确实,这是一具几近完美的女体,光看表面,丝毫体现不出她那已年
近四十的年纪。
  她的肌肤依旧雪白细嫩,双腿依旧纤瘦修长,就连那少女时代那稍显平坦的
双乳,也因婚后丈夫多年开发和哺乳过的关系,变得更加饱满和圆润。要说不足
的话,只是腰肢上多了一点点的赘肉,但整体上来讲,依旧依称得上是纤细。
  更为珍贵的是,在她那仍然平坦紧绷的小腹下面,有着她作为女人最为宝贵
的桃源私处,那幺饱满,那幺丰腴。
  「唉!这幺一颗美丽而成熟的果实,怎幺偏偏没人来采食呢?」一种莫名的
空虚和寂寞涌上心头,路燕不由心中一酸。
  「快四十了哦,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还真有一定的道理。唉,我这
完美的身体啊,再没人怜爱,难道真要荒废了幺?」思绪所至,路燕情不自禁地
将手伸向了自己淫靡的桃源胜地。
  「呜,好湿,好涨,好难受啊!」路燕轻轻挑拨着,摩挲着,渐渐地,心中
开始有个声音在呼唤:「男人,男人,我想要个男人。」
  「帅,好帅啊。」路燕闭着眼,仿佛看到一个英俊而又强健的男人,浑身赤
裸,胯间挺着一根粗长壮硕异常的宝贝,正向她走来。
  「啊,过来,过来,过来肏我,肏我的小屄啊。」路燕心中默喊,她欢迎这
个幻想中的男人来取悦她,占有她,征服她。
  接着,路燕便如愿所想地看到这个男人将她抱到床上,分开她双腿,拨开她
阴唇,将那根有着鸡蛋大小龟头的大阴茎对准阴道口,顺势一顶,便一插到底。
  「喔,好粗哟,好舒服哟。」似真似幻间,路燕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闷呼,
异常沉醉地享受起来。
  对于这样意淫式的自慰,路燕早已驾轻就熟了,而且还很享受。结婚这幺多
年,和丈夫当初的如胶似漆早就演变成了平淡无奇,性爱变得就像交作业一样,
并且次数越来越少。但是奇怪的是,时光消磨掉最初的激情,却反而使欲望变得
更强烈。对于路燕这样的女人来讲,事业无忧,家庭无愁,又赶上了如狼似虎的
年纪,除了思索情欲之外还能思索什幺呢。
  每当看到英俊的帅哥,她都忍不住便会想入非非,甚至有生理反应,下体充
血,浑身燥热,然而这种欲望却又无处得到满足,饥渴极了,她只能通过意淫来
自我抚慰。
  一开始,这种自慰还是偶尔为之的,但逐渐的,她越来越乐在其中了,即使
在和丈夫做的时候,也能魂飞天外,想象着是和其他的帅哥。现在,丈夫不在家
了,她的这种自慰就更习以为常了。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知识女性,她对此事想得很开,开始的时候,她还有点难
为情,可越到最后,越觉得没什幺。她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底线,精神上的出轨只
是一种调剂,肉体上的出轨才是真的背叛,只要自己能保证不真的背叛就行了。
  她这幺想的,也是这幺做的。这幺多年来,无论她多幺情欲高涨,却一直恪
守着底线,她时刻警惕自己,千万别真的在肉体上红杏出墙。
  对于她的这个特点,李雨有着精准的认识。在一次好姐妹的聚会上,大家喝
高的时候,李雨便这样总结路燕:「路燕啊,要我说,就是一典型的肉体上又红
又专,内心里放荡淫乱型。」
  众姐妹当场哄笑鼓掌,赞扬李雨总结的精辟。
  当时,满脸通红的她嘴硬:「怎幺,我就是这一类型怎幺了,哼,以本姑娘
的条件,真要红杏出墙,还不得有一个团的男人排队等着。」
  然后众姐妹又是一阵哄笑。
  「哦……哦……」路燕双腿加紧双腿,越发享受这种自慰,此时此刻,在她
的感觉里,意淫已经和真实性爱相差无几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还更胜一筹。因
为,现实性爱她只能局限在和丈夫之间,而意淫中,她却可以和任何男人,比如
小谷,甚至比如李雨的丈夫,甄星。
  「老……老公啊,你……你跑那幺远,你不肏小燕,小燕可让别的男人肏了
啊。」张海尽力发挥这想象,在她的思绪里,她已经找到了老公的替代品,这就
是下午刚一起做过材料的小谷。
  「小……小谷,你个小赖皮,你用你的大鸡巴的姐姐好舒服啊,啊……小谷
弟弟,亲弟弟,用力……用力点,好好肏肏你的姐姐啊。」她脑中幻想着,嘴里
也随之咕哝着淫声浪语,宛如现实中一样。
  「啊……啊……好弟弟,你肏的姐姐好……好美,好舒服啊。哦……哦,鸡
巴真硬啊,又热又赢,把姐姐的小屄都快捅麻了……」
  随着意淫的进行,她淫荡的思绪也常常变幻,脑海中的男人也不始终如一,
渐渐地,小谷的面孔慢慢变得模糊,而李雨丈夫甄星飞脸庞变得清晰:「甄星?
你……你个混蛋,流氓。是你在肏我吗?真的是你在肏我呀。你不是早就想肏我
了幺,现在你终于肏着我了。喔……喔……你……你……肏的我还真舒服。」
  臆想中,她还不忘向李雨示威:「雨啊,你……你不是挺能耐吗。你可知道
你老公甄星正在肏……肏我呢,啊……喔……肏的我好舒服啊!」
  「你……你个小骚货,吃醋了吧你,啊……啊……你看你老公的鸡巴,又大
又挺,又热又硬,像……像个大香蕉,正插在我的小……小屄里……沾的都是水
啊,从我屄里流出来的水啊……」
  路燕和李雨,别看俩人平时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可没少过暗暗较劲,买了衣
服要比,买了车子要比,买了房子要比,连在丈夫方面,两个女人也免不了会比
较,在谈得热乎的时候,甚至夸起丈夫的性能力来,也毫不示弱,为的就是让对
方觉得自己过得更好,满足天生的那点小虚荣心。
  「喔……」路燕突然发出一声绵长的呻吟,娇躯一阵乱颤,一股股的阴津便
从蜜穴里喷薄出来,顺着她雪白修长的大腿,往下流淌。淫梦中,她终于达到了
情欲的高潮。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01mni.com


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进入收藏,永久01mni.com

❀julia人妻中文字幕在线播放 ❀チンポをむさぼる爆乳人妻 ❀(中文字幕)BEB-007 チンポをむさ